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05一些非常无趣但非常纯爱的小情侣亲亲

反正我被插昏了,昏迷前我绝对被他干得口水乱流。等我醒过来身上干干爽爽的,我缩了下屁股,里面的液体好像也排干净了。

谢谢你,谢老板!你真是我的田螺姑娘!

“醒了。”谢御的手搭在我的额头上,不过怎么感觉比我的额头凉一点?

“我发烧了?”我问他。最好是没有哦,我不想因为这种事去医院肛肠科……等下什么叫这种事,老子从来没因为任何事去过肛肠科!

我在心里握拳,他把我的刘海往后梳,他手上是粘了发胶吗?怎么光天化日做我梳背头的大梦。

我把他的手拍下来,翻了个……没翻成功,腰好酸,有无anybody提供一下大保健服务。

“没发烧。”他捏捏我的腰,“已经给你按过了。”

我说那会儿我睡着了根本没有得到田螺姑娘的特殊服务,他用“你敢说我是田螺姑娘明天就不用下床”的眼神看我。

我哼哼唧唧。

我再哼哼唧唧。

我继续哼哼唧唧。

他:“别哼了,你是猪吗。”

我勃然大怒,一个跃起……没跃成功,愤恨地在他腰上捏了一把。怎么回事居然手感不错,我看他八块腹肌,还以为他全身上下都硬邦邦的……不过几把确实硬邦邦的。

“你今天不给我再揉一遍,明天全系都会知道你始乱终弃!”我小声哔哔。

他笑了一下:“谁被弃了,我弃你了?你说这话之前怎么不看看外面有没有下雪。”

那一瞬间,我从《莺莺传》想到《窦娥冤》,最后视线定格在他浅淡的笑容上。他长得真的很漂亮,垂下眼睫看我的样子能把我迷晕。

没出息的脑子已经转不过来了,我爬到他身上,他被我吓了一跳,小心地扶着我的腰:“怎么了。”

我把手指贴在他的脸颊上,捏出一个傻气的笑容:“好久没看你笑了。”

他的脸被我捏着,眼神很静:“齐昭然,放手。”

“不放。”我死搅蛮缠,“今天小妞不给爷笑个,爷就砸了这怡红院!”

“凭什么。”他把我的手扯下来,“你告诉我,凭什么。”

我的眼睛一下子就湿了。

虽然很丢人,但我很喜欢哭,这是小时候就养成的习惯,已经改不过来了。

因为双性的身体,我爹娘在我小时候曾托高人替我算了一卦,卦象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《点击报错,无需注册》